返回首页
学校首页
    《你是我的梦》——地下那一组编钟
     
     【字体: 关闭】 

     

     

    地下那一组编钟

     

     

    冥冥之中,我有幸在春天的风里走进楚汉大地的随州,在友人陪同下,近距离地欣赏素有二十世纪十大考古成果之称的曾侯乙编钟。在感叹古人的聪明与才智的同时,感受岁月的沧桑和无奈,感叹时代的凶猛和张扬。

    大小不一的65个编钟分三层悬挂在木质的支架上,宏大、规整,气势磅礴。最耀眼的是放置在底层最中间的据说是楚惠王送给曾侯乙的那枚镈钟。据说,这组编钟的音域跨越了58度,只比现在的钢琴少一个8度,中心音域的12个半音齐全,具有高超的无可比拟的精准度。坐在博物馆的推广大厅里,听着演艺人员用复制品演奏乐曲,我这个门外汉竟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足和缺陷,个别曲目还确实有些古风和古韵,让人的心灵深处不由得多出一些纯净和沉寂。

    所谓曾侯乙,许多人认为是战国初期周王朝分封的一个叫做“曾的诸侯国的国君。似乎他的墓葬里的器物上的铭文也说明他是一个在楚国还没有强大起来的时候的一个诸侯国的国君,地位高,权势重,与周王朝和楚国的关系都非常密切,也很受周王朝器重。他统治的诸侯国国力强大,有丰富的物产,也有铸造青铜器的技术和工匠,有足够的财产供他在地下享受荣华富贵。但在我看来,他也许只是楚国分封的专管乐舞的一个叫做“乙”的侯爵,只是有功于楚王,死后被厚葬,以至于得见天日时他的陪葬品让世界为之震惊。因为在那样一个时代,拥有那样众多的财富是需要一定的生产力作为基础的,并不是谁想拥有就能够拥有,谁想拥有多少就能够拥有多少。如果在那个时代,曾侯乙统治的诸侯国能够制造那样精美和庞杂的陪葬品,估计他的后代是不会被楚国战胜和灭亡的。我们现在见到的这块土地上也许满地都是曾国和楚国国君精美的陪葬品,是曾国和楚国国君遗落给后代的财富。我们也会领略曾国和楚国更加丰富的物产和工高超的技艺。尽管曾侯乙墓的发掘只是一个偶然,甚至由于它的发现填补了考古领域的某些空白。但是,它毕竟是古人的墓葬。从墓葬里面发掘出来的物件无论如何精美,都只是承载了一种记忆,承载了一段历史。何况它的发掘与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和习俗多少有些不一致。

    尊崇祖先是民族传统。修建祠堂,祭祀祖先,直到现在仍然是许多地方和家族最为神圣的事情。这些年不仅有轰动世界的祭祀黄帝的活动和祭祀炎帝的活动,还有祭祀伏羲的活动。很多地方还前赴后继,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争夺所谓某位祖先的故里,大肆修建庙堂,盛典庆祝,甚至为当代的所谓“伟人”修建陵墓,广为祭祀。虽然有些活动包含有更多的商业和经济运作,但是至少是顺应了民族的传统,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刨人祖坟历来都是被作为对罪大恶极者的惩罚,而不是值得广为宣传的好事。历史上很多王朝一方面把毁尸灭迹作为对于罪大恶极者的惩罚,一方面对于民间刨人祖坟者处以极刑。这其中有对于祖先的尊重,承转民族传统,也有弘扬孝道,保持国家和民族的稳定。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个民族的很多朝代的皇陵才得以保全,即便是一些被推翻的或者被赐死的前朝皇帝也会被埋葬,甚至被厚葬。但是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开挖祖坟似乎成为一种时尚和潮流。不仅一些心术不正的盗墓贼疯狂不已,就是一些自诩的所谓文人、专家,也积极主张大肆挖掘祖坟,企图从死人的坟墓里寻找宝物,寻找功成名就的所谓发现和研究。我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享誉一时的所谓知识分子、文化首领多次鼓励一些地方政府开挖皇帝的陵墓,甚至差一点打开据说保存非常完整的秦始皇的陵墓和武则天的陵墓,寻找所谓地下皇宫和“兰亭序”的书法真迹。也正是在那样一种氛围里,位于关中平原西部的刘汉、李唐王朝很多皇帝的陵墓被开挖,出土了很多所谓国家级宝物,修建了很多博物馆,供世人和后人参观考察。即便是距离京都咫尺之遥的明、清两朝的皇陵也未能幸免。参观明十三陵至今仍然是来京都旅游的首选之一。

    很多人也许还记得上个世纪那个疯狂的年代。由于人口的急剧增加,导致国内粮食需求迅速增加。很多地方,乃至整个国家经常发生饥荒。解决粮食生产问题成为当时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的首要问题。开垦荒地,平整田地,以期提高土地的产出,成为当时的时尚和风潮。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老百姓的祖坟被挖掘,就是埋藏在地下几百年、上千年的皇陵也被大规模开挖,有的被夷为平地,有的成为稀世古董,有的成为国家文物,有的成为人们旅游休闲的去所。我曾经听说,在出土了大量精美陶器和文字符号,足以把中华文明再往前提升三千年的甘肃秦安大地湾,因为“平田整地”,许多精美的彩陶被当作坟墓里挖出来的不吉利的物品。有些人甚至把它们摆成一排,用作劳动间歇比赛技艺和取乐的物件,一锄头下去,也许就有几十件陶器被毁坏。据说,被称作彩陶代表的双耳人面彩陶瓶就差一点葬送在人们的锄头之下,消失在人们的嬉笑之中。所谓曾侯乙墓葬,也正是在那个年代被发现和发掘,只不过因为出土了大量精美、完整、从来也没有见识过的编钟而得以幸免,被作为国家级文物保存和保护,以至于建成博物馆,供人们参观、学习、考察、考证、缅怀,甚至被用来作为弘扬民族文化、教育后代子孙的物件。

    在那个轰轰烈烈的年代,许多不曾被历朝历代的盗墓贼盗掘过的墓葬被挖掘,许多埋藏了古人遗骸和他们那个时代最高级别物件的陵墓被开挖。在见识古人聪明和智慧的同时,颠覆了民族固有的传统。盗掘古墓这一偷偷摸摸的事情,被公开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作为一种提升国力、弘扬文化、教育后代子孙的方式。直到现在,仍然有一大帮人满世界寻找三国时期的枭雄曹操的陵墓,甚至在电视、报纸和其他媒体上公开报道。前两年,我去甘肃省陇南市礼县调研,有幸参观了“甘肃省秦文化博物馆”,领略了从秦王朝祖先陵墓里发掘出来的青铜器的风采。博物馆里的青铜器非常丰富,有礼器,有食用器;有钟鼎,有车马;有佩饰,有剑戟;有兵器,有乐器;有石磬,有编钟……数量庞杂,规模宏大,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它还不是秦祖先陵墓里出土的全部物件。据说,一个拿着国家俸禄、颇有些脸面的考古工作者在考察得知秦王朝祖先陵墓的方位之后,在利益驱动下,把坟墓的位置、规制、等级和可能有的陪葬物品告知盗墓贼,由盗墓贼盗掘,把精美的缶、鼎等物件走私国外,在国际市场上公开拍卖,迫使政府拿钱,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物件高价收购回来,之后再上报国家,由地方政府出面,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经费,公开进行所谓“保护性”或者“抢救性”挖掘,把秦始皇祖先的陵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据说,规模宏大的上海市博物馆的“秦公鼎”就有“镇馆之宝”一说。我在秦始皇祖先的墓地看到的却是齐人高的荒草,是暴露在太阳下面的被开挖的黄土。

    在“甘肃省秦文化博物馆”里我看到过大小不一的石磬,也看到过排列整齐的编钟。据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石磬和编钟虽然规模很小,却能够演奏精准的乐章。我没有看到他们演奏,也没有听到演奏出来的乐曲。我不希望他们用在地下埋藏了几千年的物件演奏所谓“乐曲”,不想看到用这些物件为某些人歌功颂德。这些物件是千年前和我们一样的人为了供奉和孝敬死去的祖先而埋葬在地下的陪葬品,寄托了人们对于祖先的情感、思念和赤诚。我们没有资格欣赏这些器物演奏的乐章,也不能打搅在地下埋葬了两千年的先祖的美梦,更不能把祖先的美梦拿来装扮我们的生活,卖弄我们的先进和文明。

    我曾经私下询问过当地很多人,也请教过兰州大学研究地方史的专家,在史书和当地的地方志书,甚至包括个人笔记中没有关于秦始皇祖先陵墓的记载,也从来没有人发现和发掘过秦始皇祖先的陵墓。只是在《史记》中我们能够看到秦人牧马西垂的记载。从秦朝灭亡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两千多年之中,没有人知道礼县大堡子山上埋葬着秦始皇祖先,也没有人盗掘秦始皇祖先的陵墓。陵墓中所有的物件都完整地埋葬在地下,伴随着它们的主人。只是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据说在考古界小有名气的所谓专家发现了宝藏,在为自己和盗墓贼攫取利益之后,光明正大地挖开了秦始皇祖先的陵墓,并由此赢得了更大的名声和更高的地位。

    站在曾侯乙墓博物馆里,看着墙壁上的图片和文字介绍,我心里想的最多的是远在西北礼县的秦文化博物馆;聆听由曾侯乙编钟复制品演奏出来的音乐,我想的最多的是摆放在秦文化博物馆里的石磬和编钟;回头观望曾侯乙墓高大的封土时,我想的最多是礼县的大堡子山。古墓是先祖留下来的记忆,承载了民族文化,也承载了民族传统;古墓也是先祖的归宿,埋葬着他们的骸骨,为他们提供了最后的场所。开挖祖先陵墓,翻阅和弘扬民族文化的时候,我们也打搅了祖先的美梦,毁坏了祖先留下的文明,甚至颠覆了民族的记忆。有时候,我也想,如果我们的祖先知道他们的后人大规模公开挖掘他们的陵墓,把他们的骸骨和陪葬物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会不会还在他们的墓葬里遗留下庞杂的物品?

    我在关中平原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关于乾陵的故事。不知道是女皇武则天有过人的见识和智慧,还是上天保佑她不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论是唐朝末年的黄巢起义,还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民工,都没有能够打开女皇的陵寝,也没有弄清楚其中的规模和规制。我也曾听说秦始皇对于自己陵寝的保护。他为了不被打扰,为了享受他在地下的生活,不惜用能够致人于死地的水银作为所谓“星河”,甚至浇灌墓道里的石条缝隙。我没有见识过,不敢评说其中的真假与对错。秦始皇和武则天对于他们陵寝保护的看重却是真的。从他们超乎寻常的方法中,我们感受到的是他们并不希望后世子孙挖掘他们的陵寝,更不希望后世子孙将他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希望安静地躺在地下,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享受那个世界里的一切。

    曾侯乙编钟复制品演奏出来的音乐在耳边萦绕,曾侯乙编钟却已经搬离了它最初的处所。曾侯乙编钟精美异常,曾侯乙编钟演奏出来的乐曲绵延悠扬,曾侯乙在地下能听得见他的编钟演奏出来的乐曲吗?他喜欢后人用他的陪葬品演奏音乐吗?

    我期望曾侯乙从地下走出来,看着挖掘他陵墓的人和使用他陵墓里的物件的人。

     

    本文作者:学校纪委书记  范康

    本部公告 更多...
    学生会
    艺术团
    杏园艺韵
    下载中心 更多...
      学校概况   更多...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成立于1978年。建校36年来,经过几代人辛勤耕耘,不懈奋斗,在教学、科研、医疗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为社会培养输送了3万余名合格的中医药及相关专业人才,为甘肃医疗卫生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中国.甘肃.兰州.定西东路35号 邮编730000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 电话:0931-8765373 传真:0931-8765371 Email:tw@gszy.edu.cn

    ADD:35 DingXi RD,LanZhou,GanSu,P.R.China Tel:0931-8765373 Fax:0931-8765371

    Copyright © 2009 ,网站制作者:兰州明睿网络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