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校首页
    《你是我的梦》——夜梦
     
     【字体: 关闭】 

     

    夜梦

     

     

    不知道什么缘故,我又梦见参加惊心动魄的高考时找不到座位,眼睁睁地看着同伴满怀信心的走出考场。我很不情愿地从睡梦中惊醒,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披衣坐起,看着熟睡的妻子和床头荧荧的灯光,茫然地判断自己眼前的境遇。

    这些年,我越来越多地梦见30年前的经历,不得不从梦中惊醒,凭借似曾相识的陈设,艰难地判断自己的处所和处境,回想曾经走过的道路,也越来越多地从心底里升起一丝愤恨: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经历,有这样的记忆,有这样的磨难。

    睡梦里,我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次的高考,每次考试的景象都大致相同:无法按期赶到考场,无法找到试卷,无法看清试题,无法完成考试,甚至眼看着同学们把回答好的试卷交给老师,迈着欣喜的步伐走出考场。我也不知道多少次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无妄地看着窗外喧嚣的世界。

    虽然每次夜梦之后,我都判断出了所处的方位,知道30年前我已经高考成功,并借此改变了命运。我却无法清除这个过程在心底里留下的印迹。而今,我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龄,无论是精力、体力,还是记忆力,都大不如从前。我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了人们关于衰老的表述,“眼前的事情记不住,过去的事情忘不了”,也越来越多地回想起经历过的事情,回想起生活中的酸甜与苦辣,回想起高考在生命中留下的记忆。高考和由此带来的命运的改变,越来越多的成为记忆中最深刻的一部分。即便是回乡探亲,与父亲和母亲的话题也大多集中在这个记忆中。每一次谈论都是一次洗礼,都难以自拔,难以忘怀。母亲曾经很是惋惜地说:“当初不该供你念书。”母亲的话语虽然包含其他的期望,更多地却是对于我的担忧和疼惜,对于我走过的人生道路的怀恋。

    如今,女儿即将大学毕业,正在为考取硕士研究生而煞费苦心。她似乎没有像我一样的记忆,也没有对于考试更多地期待。考试对于她好像只是一种形式,一种选择,而不像我参加考试完全是为了改变命运,改变生活的轨迹。考试对于她虽然也有一些意义,有一些追求和梦想,更多的却是对于自身能力的检验,对于学习成绩的总结和对于新的学习生活的期待。她比我轻松的多,也潇洒的多。每当我夜梦惊恐之际,我便不由自己地想起女儿所走过的道路,想起女儿经历过的考试,甚至羡慕出生在城市里的孩子,羡慕出生在生活富裕之中的孩子。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的西北农村,参加高考是许多怀揣梦想的少年唯一的选择,也是一条无法逃脱的选择。要想改变命运,改变生活的轨迹,就必须在万人齐竞的独木桥上奋力拚搏,就必须面对大哥哥大姐姐的竞争,面对生活刚刚开始好转的岁月。那时候,高考制度刚刚恢复,改革刚刚起步,许多年长的大哥哥大姐姐怀揣梦想,与年小的弟弟妹妹们一起抢夺少得可怜的招生名额,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期望有一个好的结果。我之所以能够知道高考的意义和全身心地参加高考,完全出于大哥哥大姐姐们的榜样,出于代课老师的引领和督促。那个时候,成为一个大学生几乎是全社会的追求,是所有年轻生命的梦想。那个时候,我也遇到了至今仍然难以忘怀的老师。他们像父母一样,既关心我们的学习,解答我们遇到的难题,还关心我们的吃饭和睡觉。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带着我们出操,锻炼身体,放松身心;每天夜晚,既批改我们书写的作业,又督促我们按时上床休息。尤其是早上自习和晚间自习的时候,他们依照我们的作息时间,要么在教室里回答同学们提出的这样那样的问题,要么在狭小的办公室兼休息室里批改我们的作业。有时候还要排解同学们这样那样的难题和困惑,让正处于成长期的少男少女们顺利度过青春期。

    后来,我曾经和很多一起离开家乡的同伴说起我们的学校,说起我们的老师,没有一个同学不认为“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遇到了一群好老师。”正因为如此,在那样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在那样一个穷困闭塞的地方,在那样一个无法排解困难的家庭里,我脱离了命中注定的生活轨迹。虽然这个过程极其艰难,甚至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仍然感念那个时代,感念像亲人一样的老师。

    为了能够考上大学,我前往距离村子30多里地的正宁县第二中学。无论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每个星期回家一趟,背着母亲烙的锅盔,拿一点咸盐和辣椒。每一顿饭都是按照既定计划,就着学校提供的开水,吃一个锅盔的四分之一。由于经费紧缺,只能在每周的上午9点和下午2点给住校的学生提供一大杯开水,让我们有机会开水泡馍,填充肚皮。这样的日子虽然艰难,却充满激情、快乐和幸福。尤其是在老师的教育和带领下,学习到了越来越多知识,向着梦寐以求的梦想冲击的时候,这种快乐和幸福的感觉就会更加明显。时至今日,我仍然会有意无意地回想起那个美好的时刻,回想起纯真的同学和心境同样纯净的老师,回想起那所因为改革已经被解散的曾经轰动一时的全日制中学,特别是已经离开人世的我再也无法见到的认真负责的老师。没有他们,我不会高考成功,更不会在城市的夜晚里夜不能寐,不会在睡梦中突然惊醒。我不能设想,离开那些认真负责的老师,我还有多少进步,有多少收获,有多少美好的生活可以消受。

    有一次,与一个生长在城市里的朋友说起我曾经的老师和学校,他很是羡慕,甚至有些嫉妒。他叹息说如果能遇到那样的老师,他也会取得更好的成绩,有更好的未来。他还叹息说现在很难遇到那样的老师,也无法回到那样的时日。让我有切肤之感。岁月在变,社会在变,人也在变。在这些变化中,我们失去了曾经的风采,失去了曾经的年华,也失去了曾经的激情。皱纹悄悄地爬上了额头,激情悄悄地告别了躯体。许多时候,我只能静静地看着世界的变化,看着时光的飞逝,慢慢地陷入自己的世界里,回想曾经的困苦,曾经的激情,曾经的付出,曾经的收获,牵挂曾经的伙伴、朋友和同学。有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拿起电话,想法设法联系曾经的同伴和同学,问候身体是否安康,孩子是否孝顺。

    在岁月的长河之中,人的生命是那样短促,又是那样急迫。当年的班主任张老师早已离我们而去。他去世的时候,他的孩子没有工作,许多账务没有处理,让很多从外地赶回去参加葬礼的学生唏嘘不已。张老师在那个已经被撤销的县级中学里工作了一辈子,培养出来了几百名大学生,其中有些人已经成为学科带头人,成为位置很高的官员,成为桃李满天下的师者。他却在困苦之中走完了一生,为那个穷困的山沟留下了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直到很多年之后,仍然有很多学生在回家探亲时到他的坟墓前去拜祭,感谢他的教育和培养,缅怀他曾经的风姿和风采;也有很多乡亲们自觉不自觉地照看他的坟茔,为他的坟茔培土添砖。其他健在的老师不仅是飘泊在外的同学谈论和牵挂的对象,也是同学们回家拜访的对象。很多在外工作生活的同学回到家乡,无论事情多么繁忙,无论时间多么紧张,都要想方设法,前去拜望当年的老师。听说今年国庆节期间,在外工作生活的十多个同学相约,一起去拜望居住在家乡的老师,让我非常感动,也非常羡慕。我无法参加他们的活动,我却能够体会到他们的心思,体会到他们心底里那份感激和牵挂。惟愿我们的老师生活平顺,健康长寿!

    城市的生活是热烈的,也是流动的。任何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不久后都会悄悄离去,如同划过树梢的微风,虽然有树叶的摇曳,有树影的飘逸,却似乎没有真实的遗留。即便是活着的时候轰轰烈烈,也会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在流动的时光中,消失在不断发展的城市里。城市里每时每刻都有人离去,都有人带着各种各样的不舍离开,消失在随风飘荡的日子之外。我用了半生精力在城市里寻求人生,寻求异于父亲的生活,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却是远去的夜晚的惊恐,是为了准备考试所承受的艰难,是考试留在心底里的无法抹去的记忆。

    我不能说我参加高考多么艰难,我也无法描述为了取得高考成功而付出的努力。参加高考30年之后,我仍然会在睡梦之中再现高考时的场景,担心高考失败,无法报答父亲和母亲的希望。那个过程是那么清晰,是那么不可忘记,又是那么心酸。

     

    本文作者:学校纪委书记  范康

    本部公告 更多...
    学生会
    艺术团
    杏园艺韵
    下载中心 更多...
      学校概况   更多...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成立于1978年。建校36年来,经过几代人辛勤耕耘,不懈奋斗,在教学、科研、医疗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为社会培养输送了3万余名合格的中医药及相关专业人才,为甘肃医疗卫生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中国.甘肃.兰州.定西东路35号 邮编730000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 电话:0931-8765373 传真:0931-8765371 Email:tw@gszy.edu.cn

    ADD:35 DingXi RD,LanZhou,GanSu,P.R.China Tel:0931-8765373 Fax:0931-8765371

    Copyright © 2009 ,网站制作者:兰州明睿网络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