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校首页
    留在天爷山上的遗憾
     
     【字体: 关闭】 

     

    之所以写下这个题,缘于今年端阳节登临天爷山时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所作所为。登山归来,胸中沉闷,不吐不快。

     

    神奇的圆崖无人赞识

     

    清晨6点钟,我们自驾的汽车已稳稳地停在了天爷山山腰的圆崖(aí)村。圆崖村是以村中有一圆形突兀的石山而得名。石山之上平坦而四周悬齐,只有一条小路通顶,面积约许一亩。据村里的老人们讲,在清朝同治年间,两户漆姓人家从岷县迁徙落户至此,大概看中的就是这个能够防御盗贼的石山。的确,一、二十米高悬崖峭壁,在没有什么装备的土匪面前,还真是一道高不可攀天然障碍,但于村民们而言,自然就成了易守而难攻的防御屏障了。现在仍依稀可辨当年在圆崖边上筑过堡墙的痕迹。到了民国时期,村里已有七户人家,圆崖顶上已容纳不了这么多人避难;同时,随着时代的进步,土匪们也“鸟枪换炮”了,圆崖已不在成为人们的避风塘和保护神了,于是只能去山脚下的腰林石洞中“跑贼”了。现在圆崖顶上杂草丛生,或辟为菜园,崖下四周堆放柴草。村里的人们,已对此景致概念模糊,无人关注。曾几何时,这座圆崖便是村里人耐以生存的天然屏障和保护神,也是整个村庄历史文明的基石和精神支柱。如今的村民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能不说是整个村落的悲哀。更加令人惊奇的是,村里人在崖面上进行修造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水缸口大小的洞口,洞口风声如万壑响雷,可见此洞在别处亦有开口,后来村里的老人们怕小孩子出事,遂将洞口封了。说不定在这座圆崖下面还真的会“别有洞天”呢!如果能够将此石山加以保护,于石山上建亭筑塔,辅以人文情怀,不仅可以昭示村里后人不忘祖先创业之史,成为走出村庄在外漂波之人魂牵梦萦的多愁情结。而且,这里自然也就成了人们登临大山前首先参观游览的景点和下山后的茶歇之处,何乐而不为呢?神奇的圆崖是大山钟灵之化,是大山怀中的一块璞玉,宝在深山却无人赞识,文化当前惜无人挖掘,遗憾之余还是遗憾!

     

    山中精灵遭人套捕

     

        带着对神奇之崖的无限倜怅,我们开始登山。初升的太阳洒在山上,麦苗青青,油菜花儿金黄,倒也让人心花怒放起来,更让人心动的场景却是那漫山遍野的鸟鸣声。一声“吃壶醉酒”的麻鹩儿叫鸣便让同伴者纪先生顿时兴奋起来:“这里有麻鹩儿!”纪先生情不自禁地说:“可惜没有捕鸟的家什,要不然我就不陪你们登山了。”原来纪先生是一个十分痴迷的“爱”鸟人,这几年一直在捕鸟、爱鸟、赏鸟,忙得不亦乐乎。当地人把“训鸟”,叫做“爱鸟”,似乎“爱”比“训”更有情调,更具有人文内涵;毕竟驯用技巧,爱则要用心去呵护。麻鹩儿经过驯化,能够清晰地叫出“吃壶醉酒”的音韵,宛啭嘹亮,惹人喜爱。在陕甘宁青各省都有驯养。甘肃的兰州、临夏,人们喜欢麻鹩儿叫四音:“吃壶醉酒”,而陕西、青海的玩家更喜欢叫出“狮子滚绣球”五音的麻鹩儿。传说在古代黄帝的御花园中就有专人训养,名为“将军鸟”,为何称“将军鸟”呢?话说有次皇帝喝了去后花园赏花,在花工的引领来到正在大叫的鸟前,问道:“这鸟叫的是啥意思?”花工当时不知如何回答,可看到皇帝已喝了便答道:“它叫的是‘吃壶醉酒’。”皇帝听了特别高兴,就将养鸟花工封为将军,后来此鸟就被称之为“将军鸟”了。

        麻鹩儿是一种侯鸟,春来冬去,是春天的使者,追逐着和煦的阳光迁徙而行。端午节之后,它们的北迁之行即将结束,天爷山、太皇山山腰的灌木丛中便是它们梦想的家园。此时它们雌雄结对,比翼齐飞,筑巢产卵,繁育后代。等到过中秋,天气转凉,雏鸟羽毛渐丰,又开始踏上大举南迁的征途。

        就在我们入神地聆听着这山中精灵的美妙声音时,眼前出现了我们极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一个个身背网套,手持鸟笼的捕鸟人,游荡在山间。我的心倏然纠在一起了。人们受经济利益的驱动或贪图享受,把原本属于大自然的山中精灵,置之于牢笼,自由从此不再属于它们。看到那些捕鸟人,不禁使人想起“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待母归。”的劝善诗句来,“吃壶醉酒”的美妙声音似乎变成了“祈求逃走”哀鸣声,心中弥漫了无限的惆怅。这恐怕不只是天爷山上的遗憾,而是人类对大自然的犯罪啊!

     

    高山名花被移栽

     

        天爷山的主峰就矗立在群山之上,远远望去,云在山间环绕,山在云中出没,山天相交,变幻莫测。眼前倒立着的扇面状的山峰,乍一看,正好像天上掉下的一把大扫把。大山犹如天外来客,不禁使人恍然大悟,这大概就是称此山为“天爷山”的原由吧!

    终于在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痛苦”中,迭迭撞撞地爬到了山顶。四周云雾弥漫,看不到群山万壑之象,自然也就不能体会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壮观。可是山顶盛开的不知名的花卉,却着实使我们喜出望外。一团团,一簇簇,红的、紫的、白的,煞是好看。我跑也似地走到跟前,闻一闻,竟然还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哩!看到这种奇丽的美景,不能不使人浮想联翩,这难道不是老天爷赐于这座神女峰的一支五彩斑斓的发卡吗?时间像是被凝固了一般,无声、无动,只有怦怦怦的心跳声。我贪婪地像个小孩儿一样,在花丛中窜来窜去,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陶醉在陆放翁“名花未落如相侍”诗境中。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弟弟,可能是看着我的神情实在可笑,便笑着说:“这算是最小的树了,在岷县的原始森林里有象碗口、盆口那样粗的此种树木,开花时节,满山散香,那才叫壮观呢!”我问这是什么树,他说:“正规的名字不知道,只知道俗名叫野祖师麻,也有叫枇杷树的,只生长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原地区。”可不是吗?天爷山主峰海拔三千零九十米,难怪只有接近山顶处有花盛开,再低一点也就看不到了。“给您挖了一棵,带回去栽上。”说话间,一位同伴已将一株小花树连根拔起,掌在手上向我走来。弟弟说,他以前曾移栽过一棵,没有栽活。我大概是实在太爱这花了,毫无拒绝的力量,便找了一个漂亮的借口,顺水推舟道:“既然已经拔出来了,就带回去试试看,倘能活,就算做登山的纪念吧!”可是当我们下得山来,将要把这棵小树装上车的那一刻,我就有些后悔了,美丽的小花已经有些蔫了,树叶也没有神采了,它能坚持到兰州吗?汽车在高速路上奔驰,我的心却一直惦记着后备厢的小树。回到家,打开车厢一看,不但花谢了,树叶也萎了,赶紧栽在花盆里,浇足了水,过了一夜,虽然有了一点起色,但仍活得不起劲。至此,我已彻底后悔了,为了自己的享乐私欲,拔掉了大山上的一根“秀发”,并折磨得如此死去活来,此情何以得堪?小树如此,万物亦然,离开了原有的生殖环境,怎能存活?本植在高原,今夕复何悔。先贤有“民胞物与”之论者,即所谓民为吾同胞,物与吾同类是也,吾何人哉?

    后记:有兴登山,辄以身体力行之苦,见识风物掌故,领略造化气象,感悟人生物化之理,以臻心身愉悦,甚至达到物我两忘之境。而此次天爷山之行,虽然见识了神奇的圆崖,听到了麻鹩鸟儿的欢唱,看到了高山之巅怒放的鲜花,但也留下了令人痛心的遗憾。不过,人们如果能从这揪心之痛中痛定思痛,从此善待自然万物,善待人类文明的话,留在天爷山上的遗憾,也不失为一种可以告慰大山之神和笔者灵魂的收获吧!

     

    本文作者:中西医结合学院 戴恩来

    本部公告 更多...
    学生会
    艺术团
    杏园艺韵
    下载中心 更多...
      学校概况   更多...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成立于1978年。建校36年来,经过几代人辛勤耕耘,不懈奋斗,在教学、科研、医疗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为社会培养输送了3万余名合格的中医药及相关专业人才,为甘肃医疗卫生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中国.甘肃.兰州.定西东路35号 邮编730000 甘肃中医药大学委员会 电话:0931-8765373 传真:0931-8765371 Email:tw@gszy.edu.cn

    ADD:35 DingXi RD,LanZhou,GanSu,P.R.China Tel:0931-8765373 Fax:0931-8765371

    Copyright © 2009 ,网站制作者:兰州明睿网络 , All Rights Reserved.